古诗十九首 其十五  私の気持ち

LINEで送る
Pocket

古诗十九首 其十五

gǔshīshíjiǔshǒu qíshíwǔ

无名氏

wúmíngshì

生年不满百  常怀千岁忧

shēngnián bùmǎnbǎi  chánghuái qiānsuìyōu

昼短苦夜长  何不秉烛游

zhòuduǎn kǔ yè cháng hébù bǐng zhú yóu

为乐当及时  何能待来兹

wéilè dāng jíshí   hénéng dāi láizī

愚者爱惜费  但为后世嗤

yúzhě àixī fèi     dànwéi hòushìchī

仙人王子乔  难可与等期

xiānrénWángzǐQiáo  nán kě yǔ děngqī

 

 

古詩十九首 其十五

無名氏

生年不滿百  常懷千歲憂

晝短苦夜長  何不秉燭遊

為樂當及時  何能待來茲

愚者愛惜費  但為後世嗤

仙人王子喬  難可與等期

 

古詩十九首 其十五

無名氏

生年(せいねん)百(ひゃく)に滿たざるに  常に千歳(せんさい)憂を懷く

晝(ひる)は短くして夜の長きに苦しむ  何ぞ燭(しょく)を秉(と)りて遊ばざる

樂しみを為()すは當(まさ)に時に及ぶべし  何ぞ能(よ)く來(らい)茲(し)を待たん

愚者は費()を愛惜し  但後世の嗤(わらひ)と為るのみ

仙人王子(わうし)喬(けう)  與(とも)に期(き)を等しくすべきこと難(かた)

 

 

    古诗十九首 其十五  私の気持ち” に対して1件のコメントがあります。

    1. 独立自尊 より:

      电羊斎阁下文几:
      此诗之日译文可是阁下所翻?若夫则阁下诚太过谦矣。此等程量之日文文语,殊非阁下自贬之辞。贵国一休宗纯大德也尝言:本无路,然人迈出第一步,即得路矣。(厥诗原名miti),是吾国鲁迅先生之名言从大德之句中汲取之,抑千古之冥契也欤?若织田信长氏之人生五十年,如梦幻泡影之喻,吾国昭明太子亦曰:百年为速,朝露为伤……皆阁下所引古诗之谓欤?

    2. 独立自尊 より:

      PS:当时留学中国的除了内藤湖南先生,还有桑原骘藏先生,但未见诸先生的中文论文,只有桑原先生写了几篇中国的考证论文,最近似乎才被某女史译出。阁下日汉双文写日记,的确很不错。当时看到阁下这样怡然自得地以中文写日记,一下子就想起了也是作为留学生的仓石武四郎先生的留学日记,胥以中文写成,读之令人叹为观止。当时只是在书店里看到先生的日记,却不曾买下来。而彼时如中江兆民居士的汉语文言翻译Rousseau,因为机缘曾在网上读到过一些,果如章枚叔氏所言:若福泽谕吉,中江兆民诸公,真可为东方师表也。他如兆民居士的高足幸德健次郎氏也可称得上通汉学,还有德富苏峰氏亦然。呵呵,这么说来,日本从古到今谂汉学者,不胜枚举啊……

    3. 独立自尊 より:

      rePS:抱歉,应该是幸德传次郎氏。

    4. 電羊齋 より:

      >独立自尊 阁下
      此诗的日译不是我所翻译的,就是从一本日本高中古文参考书里摘录的。
       
      我很喜欢这首诗,还喜欢苏东坡。
      日中两国的古文相同之处很多,所以从中文翻译到日文古文是比较容易的,和日本古文翻译差不多(现代汉语太难!)。
       
      我也知道一休宗纯的名言,这句也是我的座右铭。
       
      この道を行けばどうなるものか 危ぶむなかれ 
      危ぶめば道はなし 踏み出せばその一足が道となる
      迷わず行けよ 行けばわかるさ
       
      鲁迅先生的名言也是从这句汲取的?
      他和他的弟弟周作人都精通日本古文,可能性很大啊。
       
      〉若织田信长氏之人生五十年,如梦幻泡影之喻,吾国昭明太子亦曰:百年为速,朝露为伤……皆阁下所引古诗之谓欤?
       
      嗯,一定有关系吧。中国古诗,四书和史记是日本武士的必修课。
       
       
      桑原骘藏的学风是谈锋锐利,直言不讳的。他常常批评自己亲眼看到的清末民国时期中国的黑暗,“吃人”的封建制度危害,时人评他说“厌恶支那的支那学者”。
      如果现代中国人看他的文章,觉得有些过分吧。
       
      他也是我的老师的老师的老师。
      我上过的研究生院的一位汉学老师就是桑原先生的徒孙。
       
      我远远不如仓石武四郎先生。
      他苦口婆心主张日本人需要努力学习现代汉语,了解现代中国。但绝大多数日本人心中的中国还是文明古国,就是三国演义和唐诗的世界。
      我也还没了解到现代中国,愧对先辈。
       
      阁下真是一位日本通啊!
       
       

    5. 独立自尊 より:

      阁下文几:日本通可谈不上,只是很喜欢日本的文化,包括民俗等等。但因为没有留日的经历,所以很多的有关日本文化的资料都是从互联网上读到的。但也许是日本著作法的约束,抑或是有些作者的作品太过生僻,所以暂时还读不到。比如田边元,西田几多郎,三木清,北村透谷诸先生的文章,虽然不可完全读懂,但可涵泳其间,亦尝不是快事也。刚才看到网上日本人自发翻译《资治通鉴》,感概万千,想来学问真不分国界与言语啊。向翻译通鉴的诸君诸公致敬!想异日日中韩三国之文化可以为其他两国所真了解,大幸也。借岩波文库发刊词所言:夫真理者,存乎萬人之心而迥異。藝術者,蓄之黎獻之臆而弗一。(真理は万人によって求められることを自ら欲し、芸術は万人によって愛されることを自ら望む。)乞与诸君免之。

    6. 電羊齋 より:

      >独立自尊 阁下
      晚上好!
       
      我在上研究生院时,每个星期参加一次《通鉴之会》,和同学们一起读通鉴,学习中国古文。
      同时我从通鉴文章感觉到司马光的谨严耿直学风。
       
      〉田边元,西田几多郎,三木清,北村透谷诸先生的文章,虽然不可完全读懂,
      我也不可完全读懂,不如你的勤奋用功。
       
      〉想异日日中韩三国之文化可以为其他两国所真了解,大幸也。
      我也希望!
      三国的人民对其他两国的理解太浅,都很单纯地以为“我们是东方人,都一样。为什么对方不了解我们?"
       
      〉夫真理者,存乎萬人之心而迥異。藝術者,蓄之黎獻之臆而弗一。
      盖至言也!

    コメントを残す

    メールアドレスが公開されることはありません。 * が付いている欄は必須項目です

    このサイトはスパムを低減するために Akismet を使っています。コメントデータの処理方法の詳細はこちらをご覧くださ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