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Eで送る
Pocket

今天我去了新城子的锡伯族学校。
 
11点左右我坐汽车去新城子,到了杭州路之后,跟行人打听打听,问:“锡伯文化广场,博物馆在那里,怎么走?”。但谁都不知道,找了30多分种,我才知道锡伯族的小镇在郊区的兴隆台。
 
我又坐了3,40分钟的汽车,才找到一所锡伯族的小学。一看“新城子区兴隆台锡伯学校”这个门牌,心里很激动,迟疑一下,但我鼓起勇气跟门卫打招呼。他就带着我进去学校里,然后一位大娘把我带去5楼的一间教室。当时教室里有一位中年的男老师和7,8个学生,他们上音乐课,弹奏着锡伯族的乐器(很像二胡)。
我先向老师表示敬意,到休息时间等一会儿。
 
到了休息时间,我就去他那里,开始用锡伯语和汉语交谈。他带着新疆口音的汉语谈话,一听就知道他不是沈阳人。他是从新疆察布查尔自治县来的。
我先用以前学过的满文告诉来意,他就欢迎我,一点也没露出不愿意的神色。我跟他问锡伯语(满文)的发音,沈阳还有没有锡伯(满)语的老师和教学的情况什么的。
 
他给我纠正发音和锡伯文的有些写法。
 
当他有事去外面时,我和学生们聊天。学生们用充满好奇心的眼光看我。我给他们教日语的“こんにちは”,他们就很正确地模仿我的口音。我觉得他们富有学语言的才能。
 
老师回来以后,我们一起聊天。
他们上课时,我告辞走了。老师和学生们挥手送我。Sirame acaki !(再见!)
 
告辞他们以后,我又去七星山景区的锡伯文化广场(石佛寺附近),博物馆在广场的旁边。但已经下班了,真可惜!
改天再去吧。
 
文化广场上树立着纪念乾隆年间的“大西迁”的塑像。
看完文化广场以后,我从石佛寺坐车回到北行,顺便买东西。6点半左右回到家。
 
(今天累坏了,没有力气写日语,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