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8日 星期三 晴 开会开得太长

LINEで送る
Pocket

本来今天是准时下班的日子,但会议开得太长,结果加班了一个小时。
参加会议时,来不及准备易懂资料的我也有一些责任吧。
 
刚才我一边吃乌冬面,一边吃看《明亡清兴六十年》,把明末清初的复杂历史很简明扼要的总括。
 
听说明朝万历皇帝竟然二十年不上朝,沉湎酒色。
啊,我真的羡慕他!

 
可是,普通老百姓的我明天也要上班,再要做今天会议结果的资料啊。
 
今日は本当は定時退社の日だったのだが、会議が長引いたせいで結局1時間残業。
まあ、会議の際に判りやすい資料を用意できなかった私も悪いのだが。
 
さっき、うどんを食いながら『明亡清興六十年』を見る。明末清初の複雑な歴史を実に要領よくまとめてある。
明の万暦帝はなんと二十年間も朝廷に出ず、ひたすら酒色にふけったそうな。
ああ、本当にうらやましい!
 
でも、一般庶民の俺は明日も仕事に行って、今日の会議の結果を資料にまとめなあかんしなあ。
 

    11月8日 星期三 晴 开会开得太长” に対して6件のコメントがあります。

    1. cao より:

      关于前面推荐的文章,我亦不知出处,很是遗憾。
      川端康成是我最欣赏的作家之一,我也看到介绍他是大阪人。学生时代看过不少他作品的中译本,除了著名的几部外,还有一些早期同横光利一一道作为新感觉派作家时期的作品,甚至还包括一些后期不太有名的略带情色意味的作品。最吸引我的是他作品中流露出的对于美的独特体会,以及这种体会带来的某种美丽的压抑。总之,他是一位足以使大阪人骄傲的世界级作家。
      《明亡清兴六十年》是否是阎崇年主讲的那个节目?他的讲解很清晰,我想每一个学生都希望遇到这样的好老师。不过,阎氏最擅长的是清史,看待明朝也许会有所局限。同清朝相反,明朝几乎代代昏君,但却持续了和清朝同样长的时期,并出现了许多思想家,以及新生产力的萌芽,不能不说明其制度上自有其合理性。
      大学时代有位读历史的邻居,他说研究清史,必要精研明史,且撇开个人喜好,否则会一叶障目。这句话给我留有很深的印象。
       
      查博

    2. より:

      元気ですが?最近名古屋も寒くなった。金州はもっと寒いでしょう?

    3. 電羊齋 より:

      >查博 阁下
      我很高兴你这么喜欢川端康成,我虽然是大阪人,但看他的作品看得没有你多吧,很惭愧。
      横光利一的《頭ならびに腹》、我在高中的语言课上看过,很崭新的短篇。
       
      >《明亡清兴六十年》是否是阎崇年主讲的那个节目?
      是,我也觉得他讲解很清晰,外国人的我也听明白。
       
      >不过,阎氏最擅长的是清史,看待明朝也许会有所局限
      嗯,他从清史视角来看明史,所以也有可能有所局限。
      明朝虽然出现很多昏君和佞臣,还有皇帝被叔叔攻杀,皇帝亲征被俘虏等等,但持续三百年之长。
      我觉得明朝制度和社会有一种自净能力。
       
      >研究清史,必要精研明史 
      我也这样想。

    4. 電羊齋 より:

      >似水流年 様
      こんばんは。
      相変わらず元気です。
       
      こっちはもう雪が降りましたよ。
       

    5. cao より:

      >横光利一的《頭ならびに腹》、我在高中的语言课上看过,很崭新的短篇。
      这篇文章的中译本也看过。对横光利一印象最深的一篇是他写的《太阳》,讲的是卑弥乎的故事。我的一个朋友是三国群英传游戏迷,问我卑弥乎是谁,我告诉他是日本的一位女王,美女。不过我也看到另一种说法,说卑弥乎是个丑陋的女巫。
       
      >我觉得明朝制度和社会有一种自净能力。
      这个评语很凝练,你的中文语言驾驭能力很不错。
       
      >但会议开得太长,结果加班了一个小时。
      今天我也是一整天会,不过美资企业很少加班。
       
      查博
       

    6. 電羊齋 より:

      >查博 阁下
      没想到,《頭ならびに腹》的中译也有!
      〉不过我也看到另一种说法,说卑弥乎是个丑陋的女巫。
      我觉得这个比较符合历史事实。
      魏使访问女王国时,她统治倭国已经三,四十年以上了,老了吧。嘿嘿。

    コメントを残す

    メールアドレスが公開されることはありません。 * が付いている欄は必須項目です

    このサイトはスパムを低減するために Akismet を使っています。コメントデータの処理方法の詳細はこちらをご覧くださ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