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9日 星期天 晴 中国人口真多啊!

LINEで送る
Pocket

今天我跟朋友一起去开发区买东西。
到麦凯乐买味噌和调料(干贝素)。
怎么没有大阪风味乌冬面调料呢?
 
开发区大街小巷都是人,人,人,真是“无立锥之地”。
中午我们要吃午饭,哪家餐厅都客满了,很困难找有空位子的餐厅。
 
两点左右回到家。
然后打扫房间。
 
今日は友人と開発区で買い物。
マイカルで味噌とほんだしを買う。
なんで大阪風うどんだしがないんやろなあ?
 
開発区はどこも人、人、人。まさに「立錐の余地なし」。
昼ごはんを食べようとしたがどの食堂も満員で、席が空いているところを探すのが大変だった。
 
2時ごろ帰宅。
その後は部屋の掃除。

    10月29日 星期天 晴 中国人口真多啊!” に対して1件のコメントがあります。

    1. xiaoyun より:

      因为今天是星期天啊!你说的调料,在友谊商城一定有卖的!味噌应该有两种颜色吧!?文哲元旦要回来结婚了,到时你可以参加一次中国的婚礼啊。

    2. cao より:

      我曾先后在德国莱茵兰州和日本爱知县生活四年多时间,概念上该两处地区人口密度均不低于中国沿海地区,但在中国常常使人感到人满为患,这恐怕要归因于商业及娱乐设施布局的不合理以及生活形态的差异。
      另:博主对清史颇为了解,不知是否对两晋南北朝的历史亦有兴趣呢?
      查博

    3. 電羊齋 より:

      >吾心澄定亦无苦楚 阁下
      真的?下次我去友谊商城找一找。
      〉味噌有两种颜色
      对,深褐色的味噌味道咸一点,浅褐色的味道淡(甜)一点。
      我喜欢浅褐色的。
      >文哲元旦要回来结婚了,到时你可以参加一次中国的婚礼啊。
      谢谢!
      我一定参加!
       
      >查博  阁下
      你住过德国呢?听说莱茵兰州很漂亮。我很喜欢德国!
      日本人基本上都是“哈德族”,因为德国是日本文明的另一个“老师”(一个是中国)。
      近代日本的科学,医学,政治和军事的很多部分是从德国吸收的。
       
      〉概念上该两处地区人口密度均不低于中国沿海地区,但在中国常常使人感到人满为患,这恐怕要归因于商业及娱乐设施布局的不合理以及生活形态的差异。
      嗯,我也觉得这样。
      中国的城市计划,规划看起来很井井有条,但却忽视商业及娱乐设施,还有居民区和马路的合理布局。
      可是这个也是经济发展过程中的必经之路,二十世纪70年代的日本也经过一样的阶段。
      很像我小时候(70年代后半)的日本大阪的风景。
       

    4. 電羊齋 より:

      >博主对清史颇为了解,不知是否对两晋南北朝的历史亦有兴趣呢
      嗯,我也对两晋南北朝历史感兴趣,觉得很有意思的时代。
      两晋时代,秦汉以来的中华秩序一旦崩溃,但通过汉族和“胡族”的大融合过程后,中华秩序更大,更强固,更开放了。
      这个时代就是准备唐朝以后的“世界帝国”的。

    5. cao より:

      两晋时代对我而言充满了迷幻:一方面北方民族融合的烈度远过明清之际,大规模杀戮和迁徙伴生;另一方面南方士族阶层个性张扬,异彩纷呈,呈现了既不同于先秦又有别于宋代以后的特色,从《世说新语》等可窥见一斑。
       
      德国的美丽在我的印象中近乎完美,特别是从莱茵兰到南德地区的一些小城,例如Baden Baden,Ulm,Heidelberg(日本人最多的德国城市)。相比之下中国对城市环境规划太不重视了,即使是今天的日本也仍然可以从那里学到很多。
      关于德国对日本的影响我也有些体会,某种意义上德国说是近代日本之发轫并不为过。医药化工用语自不必说,在日常用语里也有一些遗迹,如アルベイト(Albeit)。顺带一提,现代中国语倒也有不少来自明治后的日本,只是不太为人注意吧。
       
      查博

    6. 電羊齋 より:

      >查博 阁下
      晚上好!
      你的知识这么广大,我真佩服。
       
      两晋南北朝是很有特色的时代,跟明清一样,对现代中国的影响很大。
       
      >德国的美丽在我的印象中近乎完美
      对,日本的城市环境规划很乱七八糟的,再说日本城市真不尊重历史文物,在这个方面应该向德国学习。
       
      >顺带一提,现代中国语倒也有不少来自明治后的日本,只是不太为人注意吧。
      是啊,汉语和日语的科学,社会和政治词汇当中有很多共同的词汇,比如,人民,社会,经济,哲学都是明治时代日本人从西方语言翻译过来的“新名词”。但很多人并不知道这样事情。
       
       

    7. cao より:

      你的知识才广博啊,居然连满语都懂得。如果我的专业是历史,有更多的时间,我也希望学一点满语,以资探索历史长河中的奥秘。
      当今对清代的评价似乎走到了辛亥革命后的另一端,学界和影视界热衷于康乾盛世,殊不知乾隆年英使玛戈尔尼的记述还是让我们看到一些真相。明清两朝意识形态上有根本区别。在明代士绅阶层是一个独立于皇权之外的力量,较之清朝明代的结构更接近明治前的日本。
      清朝更多是金朝的再版,而非明朝的继承者。所以,读史时看到金世宗感叹南宋朝内大臣正直敢言,而本朝大臣唯唯诺诺也就不奇怪了。
      但另一方面,宋以后也丧失了汉唐的硬朗,在弓马定天下的时代,失去了创造有别于西方文明的另一个文明高峰的机会。
       
      查博

    8. 電羊齋 より:

      >查博 阁下
      不敢当!
       
      最近没有时间学满语,渐渐忘了起来。
      我也看过英使玛戈尔尼的中国游记(日文版),从他的记述里能看出一些衰时的兆头。
      还有特别注意到的是,记述里的中国官员的傲慢,摆架子和骄傲的样子。他们很像现代中国的官员们(不好意思,别生气)。
       
      >让我们看到一些真相。明清两朝意识形态上有根本区别。在明代士绅阶层是一个独立于皇权之外的力量,较之清朝明代的结构更接近明治前的日本.
      你说的有道理。
      明代士人思想里也有一些近代自由思想的萌芽,也影响到清末民国的革命家的思想。
      但是清朝对汉人用朱子学理论来强化皇帝专制,压杀这个萌芽。同时对满洲人,蒙古人和其他少数民族用辽,金,元以来的北方民族的统治法来控制。所以也可以说清朝更多是金朝的再版,而非明朝的继承者。
      所以在王朝的体制方面,清朝不是明朝的再版。
       

      >但另一方面,宋以后也丧失了汉唐的硬朗,在弓马定天下的时代,失去了创造有别于西方文明的另一个文明高峰的机会。
      对,宋以后和以前的气氛的确不一样啊。
      内藤湖南也在《概括的唐宋时代观》里指出这些事情。

    コメントを残す

    メールアドレスが公開されることはありません。 * が付いている欄は必須項目です

    このサイトはスパムを低減するために Akismet を使っています。コメントデータの処理方法の詳細はこちらをご覧ください